某校( 在台北, 很有名,) 往某个方向, 原来是空芜一片的(当然是很久以前 ), 该校某个学生有梦游症,到了晚上,就跑向那个方向的山上( 那里是乱葬岗 ), 每天晚上都跑去, 但没有人知道,而同寝室的室友,甚至他自己只对每天早晨起床, 满身的污泥和满口的恶臭,感到莫名; 但也这样过了好久, 直到他对面床的室友,半夜起来嘘嘘的那一晚。

那天, 真是贪喝了汽水, 只好从温暖的被窝起来啦! 咦!他怎麽不见了...走出了房门, 看到了他在走廊上,才明了他刚走出房间不久, 但是这麽晚了, 他要去那?好奇心驱使他跟上前去...沿路气喘地跑步跟著, 而在前面的那位仁兄,似乎是足不点地, 飞也似地向前奔去, 好不容易, 他停下来了, 喔...累死了, 休息一下! 这才发现身旁一堆堆的,前面那位仁兄背对著他, 所以,当下立了决心, 决定要看他做什麽, 也顾不得这里的环境了,就顺著隐在隆起处後面...

只见他开始像疯狗般地挖著地面, 直到地面出现了约一人大小的沆洞,这时躲在後面的才发现: 那是个坟墓, 而坑洞中露出来的, 是一具棺材...接著, 他像疯了似地扳开棺材盖, 露出尸体, 他好像松了口气般,动了一下身体...然後, 弯下身, 用两只手, 狠力地将尸体的一只手扯下,然後用嘴巴, 开始像啃肉般地开始" 享用 "这个时候, 他才发现:那只手上长满了因时间久而生出的蛆,甚至有一些不知名的昆虫和爬虫类,也在上面穿梭著...一幅可怕的景像,却真实地在眼前出现, 他实在看不下去, 而向後退了一步, 一个不留神,脚跟踢到了一颗石仔, 而发出声响, 惊讶而担心之余, 低下头又向前担忧著,但是, 他也同时寻声回头...

他看到的是: 一张贪婪的脸,挂著碎肉的嘴,和一双火红的眼睛!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快跑! 两只脚己经不是自己的了, 但是,他一定要跑回房间, 心里还想著: 他应该不知道我才是! 但是,紧追在後的奔跑声, 告诉他: 错了!

终於回到宿舍, 立刻钻进被窝, 气喘喘地告诉自己: 没事!没事!房门打开了, 他知道他就站在门口, 为什麽他不进来呢?轻轻地拉起被角,向外偷看著, 发现他好像在找什麽... 这个时候,站在门口的人, 走向他对面床的上, 将手伸进那人的被窝中...那个位置是... 胸... 不是, 为什麽...是... 心跳! 紧张的气氛立即升高,告诉自己: 要镇定! 要镇定! 心跳啊... 拜托你啊! 越是这麽说,心跳越是加快...他知道现在轮到他了, 屏住呼吸,眼睛却看到一只沾满污泥的手伸进他的棉被, 向著他胸部前进... ... ...没事... 棉被猛地被拉起, 天啊!那张贪婪的脸挂著碎肉的嘴和一双火红的眼睛, 现在就在眼前....

他发疯似地掐著他的脖子, 两个人扭打在一起, 吵杂的声响,很快的引来宿舍中所有的人, 而且拉开了这两个人...

故事的结尾, 是两个人都退学了, 而且两个人都被送到松山疗养院,一个惊吓过度, 一个精神分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