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青年和一女青年恋爱许久,火一样的热情,可女青年却始终冷如冰霜。两年后,女青年约他到黄河一见。他欣喜若狂,等见到女子,女子冷着面孔说:“你到黄河,也该死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