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夜晚,你轻柔的依偎在我的身上,用纤纤手触摸我身上娇嫩的地方,吸允我珍贵的体液,才肯松开口。唉!这该死的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