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鼓起勇气敲开了她的门:

“妹子你好,在隔壁观察你很久了,

你的声音,你的味道,你的一举一动,

都让我迷恋到无法自拔,交个朋友吧?”

“死变态滚开!”她白了我一眼,砰地关上了门。

我不甘地朝门里喊道:“如果你改变主意,

可以来隔壁找我!”说完,我信步走出了女厕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