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个…不争气的,从今…今天起,

我跟…跟你…断绝…父子关系!我…我…

你你就等着…把你的刑…“李双江觉得胸闷异常,

不得不背过身去…捂着心脏大口喘着粗气道:“我…我的心…哎,

喘一喘…喘…”铁窗内的李天一已是泪流满面,

悔恨交加地大喊:“爸!你不救我就算了!唱什么小虎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