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个朋友姓敖,单名武,耳朵不好使吧。

每次我叫他,都感觉自己好奇怪,像只什么发情的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