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发型师,虽然我是个男的,

但是我却对刘海有着一种特别的情愫。

你们不要觉得我娘,不要觉得我丧失了男子汉的气概,我知道你们会宽容我。

唯一令我觉得苦恼的是我的父母,他们非常不认同这件事情,

甚至对我以死相逼。因为有一天晚上,

他们推开我卧室的门,发现了刘海赤身裸体,压在我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