粥分上来的时候,我这碗里有根长头发,看得我直皱眉,又不好发作。

旁边女孩发现了,看看碗,看看我的光头,又看看碗,又看看我的光头。

然后小心翼翼地问我:“你掉的?”

我只能无奈地回答:“阿弥陀佛,就这一根儿,还特么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