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光拍拍王安石的肩膀:“介甫,跟我斗?你还是太嫩了。”

王安石淡定地回击:“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砸个水缸嘛?换了我也一定会这么做,我和你比,只是少一个机会罢了。”

司马光眼中射出两道寒光:“机会,是自己创造的。你只知道老夫砸缸,却不知道那孩子是怎么掉进去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