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冬天比作商朝,我就是那昏庸的纣王,而被窝是该死的缠着我败坏基业但又真他妈令人销魂的狐狸精。

闹钟是我忠心耿耿的比干王叔,可惜我却忠言逆耳,还把他的心……我是说电池给挖出来了。

至于闻太师,那是我的膀胱,我唯独不敢不听他的…… 陛下您该起床尿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