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厚实非洲男子在赤道上工作,结识了同一工地上的一位美洲朋友,不久,这位美洲朋友回老家了。

一年后,当他们再次相遇,非洲男子一脸叹息地盯着美洲朋友:“我的上帝,这年头,真皮的也褪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