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问卡恩是不是与妓女有染?

卡恩说:“我只记得陪我的女人的人数、岁数及行为的次数,不记得她们是谁?”

记者说:“你怎么只记得抽象的数字?”

卡恩说:“我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总裁,最擅长数字记忆了。我还能回答出她们的三围,如果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