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伙子每天晚上在安格吉莎对面单元的窗口用望远镜看她,这使她很生气。

有一天清晨,她打电话给那个小伙子:“你好,我就是对面单元里的姑娘,你还记不记得,昨晚我脱下长筒袜子放在哪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