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过后,约翰喝醉了酒踉跄着走出迪斯科舞厅,走了几步之后停下来,开始敲打一根路灯杆。一辆巡逻的警车停了下来,走下来一个满嘴喷着酒气的警察,问道:“你在那里干吗?”

醉汉说:“我敲半个小时的门了,就是没人给我开门。”

警察朝上看了看,说:“你太太肯定在家,上面还亮着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