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老外一边喝酒一边吹牛,美国人说:我们国家的火车最快,开起来后,路两旁的电线杆看上去就像篱笆一样。

法国人说:我们国家的火车才叫快,开起来后要赶紧向铁轨上泼水,否则铁轨就会融化。

英国人站了起来:那算什么,有一次我在国内旅行,老婆送我上车,我从车里探出头去吻站在月台上的老婆,这时火车开动了,我却吻到了60英里外的一位老农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