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忘了带钥匙,从我家阳台翻过去,在屋里找到钥匙后,又翻回来,再打开自家房门。

更令人叫绝的是,我自始至终在阳台接应着,未觉有不妥之处。

唉,我俩的脑袋肯定被同一个门缝挤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