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巴黎郊区的一个小咖啡馆里。一个顾客一杯接一杯地喝白兰地。坐在他旁边,面前放着一瓶柠檬汽水的人忍不住说“对不起,您知道吗,三个法国人中就有一个因为酗酒而得肝病的?”

“这和我没关系,我是丹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