迂公外出喝醉了酒,双眼朦胧,冲冲撞撞地赶着路。当他路过鲁参政住宅大门时,一阵恶心反胃,“哇”地一亏待声吐了一地,腥味难闻,令人掩鼻。

门人见了大怒,喝道:“哪来的酒鬼狂徒,竟敢对着大门吐泻!”

迂公不服气,醉眼乜斜地说:“你昨唬什么?谁叫你家大门对着我的嘴巴开的!”

门人失声笑道:“大门早就这样建的,又不是今天才朝着你嘴巴建造的!”

迂公指着自己的嘴巴,说:“嘿,老子这张嘴巴,也生了好几十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