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伦扶着酩酊大醉的男友吉姆从酒吧回到家。

“吉姆,看起来你好像很难受,是不是喝高了?”

凯伦担心地问道。“嗯,是有点儿喝高了,还有点儿想吐,我去趟卫生间。”吉姆含糊不清地说道。

  “不,不行,卫生间在楼上,要经过我爸爸妈妈的房间,我不想让他们知道你这么晚还在我这儿,你就用厨房的水槽吧。”凯伦着急地说道。

“那就……好吧。”吉姆神色呆滞地点了点头,然后跌跌撞撞地去了厨房。

过了一阵子,凯伦听见吉姆在厨房里叫嚷:“喂,凯伦,你介意给我拿几张手纸过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