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有三只国老鼠在一起吹牛。

英国老鼠说:“我被老鼠夹夹住了,就像按摩一样舒服。”

美国老鼠说:“这有什么嘛,我觉得耗子药就像糖一样。”

中国老鼠听得不耐烦了,说:“你们漫漫吹,我先去找母猫发泄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