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十字路口拦住了她的“伏尔加”,敬礼后,请她出示驾驶证。 “这是为什么?”她坦率地惊问道。 “您违犯了交通规则。” “谁告诉您的?” “我亲眼看到的。快出示证件,我等着呢。” “您是不是认为我没有驾照?” “我没这样认为。” “可是,我怎么可以把证件交给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呢?” “我是交通警察,我有权这样做。” “可我怎样知道您是交警呢?” “难道您没看见我穿的制服?” “制服能说明什么?制服是可以假造的。我记得10年前,我的朋友詹娜认识了一位军人……” “请不要给我讲故事,我在等您的证件。” “这不是故事,是往事。我只是想证明,制服并不总是可信的。” “那好吧,我可以让您看一下我的工作证。” “这个吗……也好,让我看看。嗯,这么说,您叫尼古拉·彼得罗维奇·戈吉什金?” “戈日什金。” “什么?您瞧这字母x写得像个t。算了,就当你是戈日什金吧,可是照片却不像你呀?” “不知道,可能是没戴帽子吧。” “真的吗?你摘下帽子让我看看。还有,站直些,别皱眉头。是的,有点像了。照片很久了吧?” “7年前……” “这能看出来。你那时看上去很帅。” “好了吧,请把证件还给我。” “你急啥?只要证件不是伪造的,就不会有什么事发生。” “可我没空呀,我正在值班。” “你是否认为,我的空闲时间很多?我马上要去市场,顺路还得去找女裁缝,还要去看望生病的姑姑,还得给丈夫打电话……” “我求您了,快把证件还给我!您看看,您让后面堵了多少车了。” “这怎么能怨我?要知道并不是我拦住了您,而是您拦住了我。” “好吧,好吧,算我错了。只是恳求您快把证件还给我,把车开走。” “就是嘛!给您证件。以后可别再制造交通堵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