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电一跳闸,或是突然灯一暗(那时用的全是白炽灯)大人就说又有人偷电了,就一直在想这电是怎么偷的,大人也不说,后来自己总结出肯定是拿个包或盆之类的东西到电线杆子下去偷。 小时候看电视,有坏人强抢了美女,就会按到床上,然后电视镜头就切换了,就纳闷了很长时间,坏人到底对美女作了什么,后来和其他小朋友讨论,大家一致认为是将美女痛扁了一顿。还有香港片很流行接吻镜头,国产片没有,我跟同学打赌,演员嘴肯定有一层膜,如果不是,我就把头转过180度。 我小时候一直认为人口普查是站到飞机上面数人。动画片<黑猫警长>的片尾,它的枪口开出4个字:请看下集,每次这时我就等着看下集了,可总是等不到,还想怎么又骗我? 小时侯,妈妈告诉我黑白花的牛就是奶牛。一日,见一斑点狗,我脱口就喊“奶狗”(汗~~~~) 小时候我家的鸡和鸭子是关在一个屋子了,每到第二天早上,我奶奶都能从那屋子里拿出好些蛋,所以我一直以为鸡是女的,鸭子是男的,哈哈。 给人打电话如果占线的时候,电话机里总是说,您拨的电话正在通话中,我总以为说的是“宁波的电话正在通话”,心想我没有打到宁波啊?! 小时候认为风是树带来的,冬天的时候就想把树全部给砍掉,可是想想夏天只能忍了! 总是听广播里说“报纸摘药(要)节目”开始了,一直想不通报纸上怎么会长药呢? 俺是沈阳滴,小时候,家里住的是日本楼,没有暖气,冬天的时候就烧火墙,早晨炉子刚刚点着,屋子里还很冷,我就不爱起床,爸爸从外面进屋,告诉我,今天的天气特别冷,满马路都是耳朵----因为我知道天气特别冷的时候,人的耳朵露在外面就冻硬了,一巴拉就掉下来。我就急急忙忙起来,穿好衣服跑到马路上看的时候,当然什么也没有了,就暗暗后悔起来晚了。   我有一个很可笑的想法:我那时看电视剧,当然剧情看不懂,可我就认为都是演员现场在演出的,也就是说我一直以为电视剧是现场直播;后来我发现一部电视剧刚在这个台演完,那个台又播出了,我就认为演员又跑到那个台去演出了;我就拼命地找纰漏,想看看有没有演得不一样的地方,结果没有,那些演员演得真好! 从小知道现在都没上过音乐课,有一次在玩沙子的时候突然想起来,音乐才7个数,那拼来拼去的能拼出几首歌来,可怜人类的音乐,原来这么容易就会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