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家把他几幅精美的油画雇用货车运到展览会场去。他特别叮咛搬运工:“小心点!画上的油彩还没干透。”搬运工感动地说:“没关系,我穿的都是旧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