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长的丑,所以才常常上网。也因此而获得自信,因为网络上的人往往更丑,不光是思想。大家想想,七夕情人节,有谁会不带着恋人玩得痛痛快快?就算有人不愿意,也经不起情人的死磨硬泡。所以我决定在网上找个情人,虽然我知道今天上网的都是恐龙,但聊胜于无呀。 

QQ上没人,看来我平常打交道的都是美眉,很恨自己平时没打好基础,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没准她们就是恐龙呢,我怎么可以那自己的性命作赌注?大概可能是美眉大多有人追的缘故,所以不同意与我相见,而想见我的,必是恐龙无疑。 

算了吧,找个恐龙就恐龙吧,这种日子谁也活不下去的。查找在线的名单,呵,人还不少。心理平衡了一点,毕竟不是我一个人丑。反复地查看资料,筛眩大都是雄性的,有几个雌性的,但不是本城的。于是,继续这枯燥无味的工程。 

好不容易,终于找到了一个。没几句话,就上了钩。其实,我更相信是我上了钩,心甘情愿地咬了人家离水三尺的直钩。聊了几分钟,我觉得时机到了。再聊的话我就没话说了。干脆挑明了吧。于是我就说了,脸皮很厚地说了。管他呢,现在什么时候了,还害什么羞呢,机遇得自己抓住呀。大不了,再重复一下刚才的操作吧,没什么大不了的。 

没想到她答应了,所以我更坚信是遇上恐龙了,而且是肉食恐龙。但想了想,大概恐龙见了我未必不会逃走。尽管如此,我还是喝了一点一元一斤的劣质酒壮胆。我化了装,觉得象唱戏的,于是又洗掉,听说头发是最能体现一个人的,没有摩丝,我就找了一点猪油涂在头上。不错,油光可鉴,效果很好。看看时间剩下不多了,就抓紧最后的几分钟,把钱掏了出来,留在家里,只留了十二块钱来回车费。想到家里还有五十元假币,索性也装在口袋。最后,估计恐龙是很少见过玫瑰的,大概认不出来,把院子里的月季摘了几朵,用面包纸包上,我上路了。 

外面下的雪很大。但约了人的,怎么可以反悔?赶紧在路上拦了辆车。车窗上也积了点雪,因此车里很暗。在我正由于是否用假钞的时候,车停了。我的耳边突然飘过毛主席的谆谆教导:“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就毫不犹豫地付了假钞。司机找给我零钱就一溜烟跑了。 

下车后,我这才发现,原来那司机找我的钱里藏了十元假币,终于知道为什么司机那么爽快了。 

突然想起,我忘了说明联络方法。不过,我很聪明,就在雪地里大声喊,“我是北海”(若干空白加北海就是我的网名喽)引得很多人注目。就象看珍奇动物一样。我不管,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半个小时过去了,我的嗓子哑了,于是准备回家。 

没想到后面有人拍了拍我的肩,我以为是司机发现了是假币,找回来了。于是撒腿就跑。见没人追上来,于是回头看,不远处,站着一个美眉。我一时呆住了,但突然领悟过来,便跑过去。她却捂着脸跑了。我赶紧追上去,抓住了她。她的眼角挂着泪水,楚楚动人,说,我就这么丑吗,你见了就跑?我一连说了七个“不”,但想想八吉祥,就在半分钟之后,又说了一个不。她笑了,说我说话很有意思。我很得意,不过仍谦虚地绅士了一下。 

我于是问她为什么迟到了,她说没有。看到我在那里大声叫唤,不敢相认,怕别人以为她也是神经玻我瞪了她一眼,她笑了,睫毛微微地颤动,很好看,不觉痴了。她笑骂道,“看什么看呀,别过了头”。 

我赶紧把月季拿出来,说,送给你。突然想到是月季,就又扔在地上。我立即意识到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她不紧不慢地捡起来,说:“我喜欢这月季。”我立即无地自容起来,不过想想可能她真喜欢呢,隧释然。 

她想拍掉我头上的雪花。我正沉浸在无限美好的遐想之中,却听到她说,怎么还有一点雪,就拍不掉。我立即知道是猪油惹的祸,就甩了甩头,说,不要拍了,我喜欢雪花。 

我们决定去市中心摸彩。我摸了34元钱,什么也没中。猜想,这种不道德的钱,肯定摸不到的。于是,我想,就走回家吧,说不定摸辆车呢,就不需要打的了。于是把剩下的钱分两批用掉了,先摸了10张,失望随着我的拇指呈指数增加,什么也没中。 

我总结了一下经验,在美眉那里买的彩票是不会中奖的。于是,就在一个丑女那里买了13张,果然,在最后一张,我中了奖,情不自禁地嚷嚷,“我――中――了”。很多人的眼睛直钩钩的盯着我手了的彩票。我害怕极了,就想跑,可腿使不上力,一下子瘫在地上。看来是跑不掉了,还是用掉吧。于是,我对美眉说,我中了一元钱,这样吧,我们合资再买一张吧。本想和她写下字据,请人公证,如果中奖的话,怎么分成。但想想一个人的风度更重要,于是就没说出口。实践证明了我的圣明,谢天谢地,果然没中。我今天没吃早饭,又喊了那么长的时间,肯定不是她的对手,不禁暗自庆幸。 

到吃饭的时间了,她提出吃饭喝酒。我担心她是酒托,便申明我已经身无分文。没想到她还是坚持要一起吃饭。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趁她不注意把我那价值十五元的手表藏在公路边的花坛内。 

我本不忍心蹭女孩子的饭吃,不过既然她这么好客,我就不再反对了。不过,我仍然拿出一张前不久买的彩票,昨天刚公布,我没看。我说:“到投注点看看,这张彩票中了没有,我就这点财产了。” 

我仔细的核对了一下号码:6―9―8―8―0―6―9,不错,我中了特等奖。为安全起见,还是说一次谎好。不料,她把头探了过来,我想掩饰已然来不及了。她发话了:“彩票拿倒了,你是文盲不成?”果然是拿倒了,我的号码是6―9―0―8―8―6―9那就意味着我什么也没有获得,心里便有些怨她。不过,我想到待会还要吃人家饭,便没有立即发作,说,“我正在练习倒着看字呢。” 

于是,她请我吃饭。我没想到的是她居然酒量惊人。我渐渐有些力不从心起来。突然,我发觉她的身子摇晃了起来。原来她在我前面醉了,心里禁不住高兴起来。正想劝她少喝一点,没想到她反而说我醉了,身子都在摇晃了。我定睛一看,原来她和酒楼在一起摇晃。我以为是地震,便想躲到桌子下面。突然意识到是我醉了,大脑犯浑了。酒顿时吓醒了一半。 

“不行,我必须支撑祝”我在心里祈祷,“今天已经陪上一副好肝,可不能连肾脏也给陪上。”。看来我是遇上采花大盗了,劫财不成便想劫色。 

两杯酒灌下去,我就又恢复到混沌状态:“陪就陪吧,今天我认栽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倒在一处偏僻的池塘边。周围被我吐得一片狼藉,水里漂着几条死鱼,一个个都因为吃了我的呕吐物而腆起了白花花的大肚皮。而美眉早已失去了踪迹。 

T M D,给我喝假酒,还把我的手机给没收了。幸亏是那种打开只会像狗那样汪汪叫的价值十元的玩具手机嘛。 

最为痛心的是我已经忘记把我那已经跟我度过几年、每天要矫正时间80次、一个小时转三圈、不每隔5分钟拨一下分钟便罢工的手表放在了何处。 

等我回到家的时候,时钟告诉我,现在已经是我艳遇后的第三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