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在清晨催儿子起床去学校。 “我不去,因为有两个理由,孩子们恨我,老师们也讨厌我。”儿子说。 母亲说:“我告诉你为什么应当去学校的两个理由。第一,你已经四十五岁了。第二,你是校长。” 孩子:“妈,我们考完了。” 妈妈:“看你都瘦了,妈给你煮几个鸡蛋。” 孩子:“不用了,老师给了。”  女主人对女佣说:“今晚有客人来家里吃饭。看你能做些什么特别的菜。” 女佣:“好,太太。你是要客人们吃了还想再来呢,还是永远不想再来?” 父子二人看到一辆十分豪华的进口轿车。 儿子不屑地对他的父亲说:“坐这种车的人,肚子里一定没有学问! ” 父亲则轻描淡写地回答:“说这种话的人,口袋里一定没有钱! ”  弟弟很不喜欢妈妈煮的菜,偏偏喜欢吃泡面。妈妈就骂他:“你不会出去买便当啊?吃泡面没营养! ”弟弟顶嘴说:“我就是喜欢吃,怎样! ”“唉呀,妈妈跟你说,泡面真的不是什么好东西,你爸爸公司有一个年轻的小姐,为了都把钱存下来寄回家,所以早上吃泡面,中午吃泡面,晚上吃泡面。天天吃泡面,结果三个月以后她死了! ”弟弟(大惊失色):“真的假的?”妈妈怎么会骗你?”“真的喔,那她是怎么死的?”“这个碍…买泡面时出车祸……”  我男朋友是很会过日子的人,一般都很节省,用我的话说就是抠门。他精打细算,把日常开支压缩得很小,但只有一样——电话费高,连手机带座机,他一月的电话费超过六百元,没办法,谁让他是做业务的呢! 圣诞节我回了趟家,聊天时,把我男朋友的种种作风都告诉了我妈,我妈一直笑着听我说,惟独谈到电话费时皱了皱眉。然后,我妈试探着问我:“小静,你男朋友他……他……是不是结巴?” 哈里从兽医那儿回家,叹了口气,对妻子说:“我们的小狗真可怜!一路上总是哀叫,像是有话要对我说……” 太太看了狗一眼,叫道:“猪啊,这只狗应该是想对你说,它不是我们家的! ” 儿子:爸爸,告诉您一个好消息。 爸爸:什么好消息? 儿子:您不是答应过我,如果这次考试能及格的话,奖励我100块钱吗? 爸爸:嗯,有这么回事儿。 儿子:这100块钱我给您省下啦! 妈妈:“儿子、儿子!来.it is too easy/是啥?” 儿子:“‘这太简单了’。” 妈妈:“简单还不快说?” 儿子:“啊就是‘太简单了’呀! ” 妈妈:“你以为我不会打你吧?” 语毕,就将儿子教训了一顿。 接着,妈妈又问: “‘what’这字何解?” 儿子:“‘什么’。” 妈妈:“我说:‘what’是啥意思?” 儿子:“‘什么’! ” 说完,妈妈又把儿子教训一顿…… 处罚完,妈妈又问: “好,再问你,乖乖的告诉妈就没事。” 儿子:“嗯u_u~。” 妈妈:“常常听到人家说‘fuck’是啥意思?” 儿子:“(呜)………”     父亲:“拉莎,为什么还不结婚呢?” 拉莎:“爸爸,找了好几个男朋友,都不满意,等我再挑选一下。” 父亲:“你年纪不小了,可要抓紧时间埃” 拉莎:“放心吧,爸爸,在人生的大海里,鱼多得很。” 父亲:“孩子,钓饵放久了,就没味了。”    丈夫看着太太骂完女佣之后,对女佣说:“你不要生气,我和你都是一样的命运! ” 女佣笑了笑,说:“先生,你哪能和我一样?我一点也不怕她,并且已告诉她,从明天起不干了。你敢说吗?” 丈母娘当着我的面教训起她姑娘来:“你摊上个懒的,自己就得勤快点! ”个女人在一场车祸中丧生并且来到了天堂。当她们到了那里,天使圣彼得说:“在天堂里,我们这里只有一个规矩——千万不要踩到鸭子。”确认这3个女人了解后,她们进入了天堂。天堂里到处都是鸭子,鸭子几乎多到不可能踩不到的地步,虽然她们极力避免,但是第一个女人意外地踩到一只。 这时,天使圣彼得立刻带着一个这女人一生从未见过的、长得极丑陋的男人来到她面前,并告诉她:你踩到鸭子的惩罚就是要永远跟这个丑男人链在一起。 第二天,另外一个女人也不小心踩到了鸭子。这时圣彼得又带着另一个极其恶心的男人来到她面前,如同之前那个女人的下常圣彼得把第二个女人跟他带来的丑男人链在一起。 第三个已经发现这个残酷的结果,而且她不希望永远跟一个丑陋恶心的男人栓在一起。所以她非常非常小心她的脚步,她战战兢兢在未踩到任何鸭子的情况下,平安过了几个月。 但是有一天,圣彼得来到她的面前,并带着一个前所未见的超级帅男。这个男人不仅高大壮硕还有漂亮的长睫毛。圣彼得把他们链在一起后,没对那个女人说任何话就走了。 这个女人就问跟她链在一起的男人:“我很纳闷,为什么我可以跟你永远链在一起呢?”这个男人说:“我不知道你的情况是怎么样,但是我踩到了一只鸭子。” 大巴司机驾驶装得满满的大巴要上桥,所以他一直踩着油门加速,等到发现前面有个老婆婆正过马路,踩煞车时已经来不及了! 只见老婆婆整个人趴在车前的马路上,一动不动,身旁流出一堆肠子,还开始渗出汩汩的血…… 有的人开始尖叫,有的看得说不出话来,而司机脸色苍白,坐在位子上不敢下去,当车上的司机开始指现司机时,一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突然,老婆婆抖抖地站起来,拿出一个破破的塑料袋,开始捡肠子,口里还喃喃地嘀咕:“夭寿啊,刚买回来的肠子,这样怎么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