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人?”王母娘娘正沐浴清洗,随着侍女一声娇喝,窗外有黑影闪过腾空而去。

王母身裹长袍走到窗前立即喊住正欲追出的侍女“不用追了,我已知是谁。”

侍女闻言顺着王母目光所向凝望,那本该是完好的窗纸,上面被人用润湿的手指戳破了三个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