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的时候,有次在宿舍烧了一锅糖醋排骨。为了散味(鬼子没抽油烟机),就把房门打开了。结果五分钟后认识了全楼的邻居。他们连汁水都没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