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红歌星杨玉蝇复出了,广大歌迷欢呼雀跃,奔走相告,同时也有少数混入新闻界内部的别有用心的人,对杨小姐进行了大量失真报道,造成了恶劣的影响,为此,杨小姐特意约见了黑通社记者小t澄清此事。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记者小t采访了杨玉蝇小姐。

小t:杨小姐,您好!

杨玉蝇(以下简称杨):你好,别叫人家小姐,小姐难听死了。

小t:e……,杨……老师,可以这么称呼您吗?

杨:你真坏,我又不老,叫什么老师啊,你叫我小甜甜好啦。

小t:……咳咳,那我还是称呼您小杨吧。

杨:你这人真麻烦,好啦好啦,你愿意叫我什么就叫什么吧不过你如果叫的不满意,我就起诉你!

小t:不敢不敢,小杨,我们可以开始访问了吗?

杨:嗯,可以啦,不过要抓紧,晚上还有个老板要和我吃饭。

小t:是。请问您这次复出的主要目的是什么?

杨:当然是为了艺术啦,我从小就热爱歌唱事业,愿意为了歌唱事业献身。

小t:4年前,您的歌唱事业如日中天,那时为什么突然淡出了?

杨: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我也是女人嘛,本来想过一段平静的日子,享受生活,也可以让人民怀念我的歌声,想念我甜美的笑容。

小t:我还是不太懂,小杨,有人说您这一段时间一直在厦门呆着。

杨:没有啊,我一般是厦门和香港两边跑,简直累死我啦。

小t:厦门远华案您听说了吗?

杨:这个我就不清楚啦,我是个艺术家,我不关心政治。

小t:听说您过去这一段时间在厦门有个姓赖的男朋友。

杨:你怎么都问人家一些私人问题埃有个把男朋友有什么希奇我这么红,追求我的人多了。

小t:是是是,听说您刚一复出,就有热情的歌迷把您的车砸了。

杨:那件事情,真的很恐怖,现在的歌迷也太热情了!

小t:请讲讲您的成长之路。

杨:我要感谢我妈妈,要不是她给了我这么美丽的面容和魔鬼一般的身材,还有银铃似的的嗓子,那个厦门土大款怎么会看上我?

小t:厦门的土大款?

杨:sorry,我说错了,这一段你一定要cut,否则我告你诽谤!

小t:……

杨:其实我对我妈妈很好啦,她说喜欢住公园旁边的房子,我就马上给她买了一套。你是不知道,那房子其实都已经卖光啦,要不是赖哥出面搞掂,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

小t:赖哥?

杨:呀,我怎么又说错了,这段你也要cut,否则你自己小心,不过不cut也无所谓啦,我认识的老板多的很哦~~

小t:不敢不敢,您真是一位孝女啊!

杨:是埃其实孝不孝都是靠钱啦,没有钱,我有那个心也不行啊,所以有些人说我卖身求荣,都是假正经,要是赖哥送他们一栋别墅他们说不定连老妈都忘了呢。

小t:您在98洪水时一出手就是6万,足见您的爱心无限。

杨:没什么啦,赖哥当时送我一个花篮就是60万呢,捐点儿零钱那些人就把我捧得跟神一样,我觉得特好玩儿。美国什么大楼最近挨撞了,搁过去赖哥在得时候,我也会捐个1万美元的,估计美国记者也会把我捧得跟神似的,人都一样!

小t:您太伟大了,我突然发现您不经意之中说话就能一针见血。

杨:嗯,我考艺校时文化课分数很高的,考了400分呢。

小t:现在象您一样有真知灼见的艺术家不多啦,跟您一比他们算什么埃

杨:算啦,不跟别人攀比啦,我其实没什么野心,有别墅和跑车我就够了。

小t:我去厦门红楼参观,看见一辆跑车,真是漂亮!

杨:那辆车就是我最喜欢的。

小t:哦?

杨:你哦什么,我是说是我最喜欢的,又不是说是我的,就算原来是我的,我也把它交了,警察哥哥说不公布的。

小t:最近有个南方小报报道了您的一些谣言。

杨:对啊,气得我都哭了,我本来就已经够伤心的了,别墅没了,跑车也没了,那爷俩不管我就都跑了,我一个弱小女子可怎么办啊!

小t:(递上一块纸巾)还好,您还有您的歌声可以为人民服务!

杨:是啊,可是我总想着我那辆跑车,我得唱多少歌才能赚一辆跑车埃

小t:现在歌星都贬值了,国内的一般一场演唱会也就10万吧,刨去税,您可有的唱了!

杨:呜呜呜,现在你们记者还总挖苦人家,说人家跟"鸡"一样。

小t:要说北京青年报的何三畏也真损,你不就是跟老赖和小赖都有一腿吗,怎么会和"鸡"一样呢?

杨:是啊,太过分了,我本来要告他们的,不过我的唱片公司说影响不好,我就没理他!

小t:您真是太宽容了!

杨:再说,我们出来混都是讲合同的,当初我答应老赖和小赖陪他们睡觉只签了三年合同,现在合同已经到期了,我跟他们就没有关系了,凭什么还总揪住过去不放,劳改犯还可以改过自新那。(看表)呦,不早了,还有个老板在等我呢。

小t:小杨,今天的采访让我从你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

杨:不客气,大家都是混口饭吃嘛,我看你长得也不错,也学学我找个富姐傍上就ok了。

小t:您现在……

杨:(天真地一笑)没了一个,再找下一个啊,趁着年轻,这也用我教你,笨死啦~~

小t:(脸都红了)在您面前,我就是个小学生!

杨:白白~(送小t飞吻若干)!

以上是黑通社实习记者小t为您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