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有人成立一个不能吃葱花的教派,就像不能吃猪肉的伊斯兰教一样。今后被问到为什么把葱花挑出来的时候,我就能高贵冷艳的回答,“因为宗教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