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有一个教书先生开了一个私塾,教了七八个弟子。有一天,老先生说:“今天我教你们做诗,你们要给我记牢,一会儿采风回来每人做一首交给我。”在老先生讲完要领之后,遂带弟子们出去采风。途径一片玉米地,其中一个弟子曰:“师父,你看有人在耍流氓1原来是一对男女在调情。老先生不悦道:“读书人出言如此粗俗,这应该叫龙戏凤,都给我记住,以免日后丢人。”往前又走,一弟子看到池塘边有一只甲鱼在爬,遂大叫:“师父,您看!王八。”先生又道:“此物唤作爬地龙,懂吗?”行不多远,又一弟子看到出殡的人群,随口说道:””哎呀,死人了”先生道:“此谓西天去。。”众弟子不语,回到小城之后,一弟子见一女子倚立于门旁,路人飞眼儿,低声道:“这就是妓女吧?”先生怒曰:叫立门停。”

在收上弟子们所做的诗后,先生阅完卧床不起。

其中一首这样写到:

师傅师娘龙戏凤,

生个儿子爬地龙。

师傅西天去,

师娘立门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