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次的擦肩而过,一声声的真切呼唤,得不到你的任何回应。

堆积在我心里的,是怨恨,抑或是无奈?望着你的背影,我几乎凝噎,纵有千言万语,也只能留在心底。

也不知过了多久,你终于开口:“鱼香肉丝?稍等,马上就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