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人就是累,不然也就不会叫“人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