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扶着七万多一平方房子阳台的扶手抽着烟,思绪万千,人活着究竟为了什么,钱?权?有钱有权之后呢?这时身后走来一位美丽可人的少妇对我说:师傅,你这次通厕所的费用两百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