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美国人和一个苏联人比谁的国家更民主。美国人说:“我敢冲进白宫,拍着总统的桌子大骂:‘你真他妈是个混蛋。’” 

苏联人说:“那有什么了不起,我也敢冲进克里姆林宫,拍着总书记的桌子大骂:‘美国总统真他妈是个混蛋。’”

美国警方在确认嫌疑犯是否是犯罪时,常常让目击者进行一种例行的认人手续。警方为了使证人能够辨认出嫌疑犯的口音,规定每个被指认的嫌疑犯,都要说一句同样的话:“把所有的钱交出来,我需要一些零钱。”一天,在美国某警察局,第一个和第二个嫌疑犯在这一程序中都按照警方的要求说了,到第三个嫌疑犯时他竟脱口而出:“我当时不是这么说的! ”

楚峰头小时候的一件事情。 

一天,他问爸爸:“什么是政治?” 

爸爸想了想,比喻道:“‘政治’好比我们的家,挣钱的爸爸是‘资本家’,拿挣来的钱维持家庭生活的妈妈是‘政府’,而你就是‘国民’。” 

小楚峰听后似懂非懂,又问:“那弟弟楚阳祥是什么呢?” 

“当然是‘我们的未来’啦。” 

“那我们家的保姆又是什么?” 

爸爸又想了想,答道:“保姆从‘资本家’爸爸这里拿工资给我们干活,应该是‘劳动者’。” 

当晚,进入睡香的楚峰头被弟弟的哭声吵醒,原来尚在哺乳期的弟弟拉了一床。楚峰头不知如何是好,便进里屋叫妈妈,可是妈妈怎么也叫不醒。无奈,他又跑向保姆的房间,扒开门缝一看,爸爸和保姆在床上搅和在一起。 

第二天,大家围坐在餐桌前吃早餐时,楚峰头突然站了起来,发表了如下演说:“昨天晚上,我弄清了什么是‘真正的政治’。‘真正的政治’就是:对需要援助的‘国民’置之不理的‘政府’、蹂躏‘劳动者’的‘资本家’以及在粪堆中挣扎的‘我们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