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农焦老大,活了大半辈子了没看过病,这次实在扛不住了进城来看玻

大夫:“你哪难受啊?”

焦老大:“俺,那儿疼。”

大夫:“你哪疼?”

焦老大:“俺,就是那儿疼。”

大夫:“嗷!你是不是生-殖-器疼啊?”

焦老大:“俺,是生着气疼,不生气也疼。”

大夫:“那你是不是睾-丸疼啊?”

焦老大:“俺,是搞完疼,没搞时也疼。”

大夫:“得,你先去验血,验尿,验大便吧?”

大夫开好化验单交给焦老大,焦老大面露难色,不过还是咬了咬牙出去了。

一会儿,焦老大回来了,满怀愧意,焦老大:“大夫,俺是血也咽了,尿也咽了,这大便俺实在是咽不下去埃”

大夫:“你回去按时吃药,一个月之内不准xj。”

焦老大:“啥?俺爷爷姓焦,俺爹也姓焦,就连俺儿子女儿都姓焦,凭什么俺一个月之内不准姓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