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人:“另外两个医生的诊断结果都跟你的不一样。”外科医生:“我知道,但是尸体解剖将证明我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