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友谊对我充满了丰富的含义,你哭的时候我也哭,你笑的时候我也笑,当你从高楼跳出去,我也会毫不犹豫地探出头去:“妈呀,这么高不死才怪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