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近南意味深长地:“小宝,你是个聪明人,我可以用聪明的方法和你说话,外面的人就不行”。

韦小宝茫然:“不解”。

陈近南:“小宝,你知道,现在聪明的人大多数已经在清廷里当官了,所以,如果我天地会要同清廷对抗,就只能用一些蠢人了。对于那些蠢人,绝对不可以对他们说真话,只能用宗教的形式来催眠他们,使他们觉得所做的事情都是对的……所以反清复明只不过是一句口号,跟阿弥陀佛其实是一样的”。

韦小宝眨眨眼:噢。

陈近南:清朝一直欺压我汉人,抢走我们的银两和女人,所以我们要反清……

韦小宝打断陈的话:“要反清就是因为他们抢了我们的钱和女人,是不是?复不复明不过是脱了裤子放屁,关人鸟事呀!行了,大家都是聪明人,了解!继续说”。

陈近南点头:“总之呀,如果能做成功的话,就有无数的银两跟女人,你愿不愿意去呀?”

韦小宝大喜,激昂地道:“愿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