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烧纸,初火势尚佳,火星如散金飞雨,似群鬼顺序领钱。未几,旋风四起,风流大乱,间杂恶语怪音,人奇道:“不好好的,怎么乱抢起来?”鬼答:“阴司的城管来了! ”

一人夜行,坟岗遇二飘荡野鬼,乃大呼小叫。鬼斥之曰:“嚷什么,饭后遛弯而已,少见多怪! ”

某村色鬼暴亡,葬后十日坟塌。村人深以为怪,重掘开发现,墓穴已空,尸体竟挖塌土墙,钻入相邻一少妇墓穴内与之相拥而卧。

一人死,因情愫不愿忘前生,接孟婆汤未喝,过奈何桥遇鬼判检查,问:“喝了汤没?”人谎称:“喝了! ”鬼判冷笑:“这倒记得清楚,回去重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