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值班时不允许玩牌,但天黑后三个老兵——一个天主教徒、一个新教徒和一个犹太人”——偷偷地玩了起来。结果丢了弹药,被告到司令部。

天主教徒说:“我向圣母玛丽亚起誓,我没玩牌! ” 

新教徒也向马钉路德起誓,说他也没玩。

最后轮到犹太人了。他一时想不起该向谁起誓,便灵机一动,说。“将军,我一个人能玩牌吗?”

某国城防司令来检阅军队,他问中尉:“前排的士兵为什么都那么高大、漂亮,而所有矮孝丑陋的士兵都在后排呢?”

中尉毕恭毕敬地行了个军礼:“司令阁下,我原来是摆水果摊的,我总喜欢把味美色鲜的水果摆在前面,把干瘪不中用的摆在后面。”

“这是将军发来的一封电报,”一个士兵前宋报告,“是发给您个人的。上校。”

“您念吧! ”上校命令道。

通讯兵念道:“我们这次失利首先应归罪于你的愚蠢与无能! ”

“这是一份密码电报,敢快找解密人员立即把它译出来! ”上校严肃地指示道。

德让去报名参军。

在征兵办事处,负责人问:“你希望去哪个兵种服务呢?”

“我想到军舰上服务。”

“很好。我们把您安排在潜水艇上,怎么样?”

“那可不行,先生。”

“为什么?”

“因为,我平时有个习惯,睡觉时总要开窗户。”

作家应征入伍,班长问:“你念过小学吗?”

他答:“念过。我还念过中学,而且在大学取得了三个学位,还有......” 

班长点点头,高举一块像皮印在纸上印下了两字:“识字”。

有两个小伙子自愿到海军服役。征兵官问:“你们会游泳吗?”

一个小伙子对他的伙伴说:“我说得没错吧?他们连舰艇都还没有呢! ”

班长:“我们一师里,谁是最大的官?”

新兵答:“师长。”

班长:“在师长下面呢?”

新兵:“是师长骑的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