襁褓中睡熟的小宝宝,有时静得出奇,我就赶紧用手去探探是否仍有呼吸,先生因此笑我“神经质”。夜里睡觉时,先生鼾声大作,我无法入睡,气煞人也!只好拧他一把。“唉哟1只听他笑道:“打鼾有啥不好?让你知道我还活着啊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