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今天明天》 

崔永元:您好…大叔您好…请坐~~~请坐大叔 

黑土:恩 

白云:恩~~~ 咳~~~ 

崔永元:大叔大妈呀(稍微有一点紧张) 

崔永元:稍微有一点紧张。大叔大妈呀,是第一次到电视台的演播室吧! 

黑土:第一次。 

白云:恩,是~~~ 

崔永元:刚来这个演播室啊,都会有一点紧张。你看有这多摄像机,这么多观众,一会咱们谈着谈着就能放松。咱们先来个自我介绍。 

黑土:咋介绍? 

崔永元:按您家里的习惯。 

白云:那我先说呗~~~ 

崔永元:好 

白云:我叫白云, 

黑土:我叫黑土, 

白云:我七十一, 

黑土:我七十五, 

白云:我属鸡, 

黑土:我属虎, 

白云:这是我老公, 

黑土:这是我老母—— (乐队奏乐) 

黑土:我老伴儿, 

白云:差辈儿了~~~ 

崔永元:请坐请坐。大叔大妈呀,太紧张了,别紧张。我跟您说这个谈话节目吧,它有话题,咱一谈话题它就不紧张了。 

黑土:对 

崔永元:今天的话题是“昨天,今天,明天”。我看咱改改规矩,这回大叔您先说。 

黑土:昨天,在家准备一宿;今天,上这儿来了;明天,回去,谢谢! 

(乐队奏乐) 

黑土:挺简单, 

崔永元:不是,大叔我不是让您说这个昨天,我是让您往前说, 

白云:前天,前天俺们俩得到的乡里通知,谢谢。 

崔永元:大叔大妈呀,我说的这个昨天、今天、明天呀,不是~~~昨天、今天、明天, 

黑土:是后天? 

崔永元:不是后天, 

白云:那是哪一天呢? 

崔永元:不是哪一天。我说的这个意思就是咱,这个——回忆一下过去,再评说一下现在,再展望一下未来。您听明白了吗? 

黑土:啊~~~ 那是过去、现在和将来! 

白云:那也不是昨天今天和明天呐, 

黑土:是,你问这~~~ 有点毛玻 

白云:对,没有这么问的。 

崔永元:我还弄错了我还~~~ 那谁先说呀? 

黑土:我说吧,还有准备。 

崔永元:啊,准备好啦? 

黑土:改革春风吹满地,中国人民真争气;齐心合力跨世纪,一场大水没咋地。谢谢! 

(乐队奏乐) 

崔永元:这是首诗, 

白云:该我了, 

崔永元:大妈也准备啦? 

白云:是~~~ 我站着说吧。改革春风吹进门,中国人民抖精神;海湾那旮哒挺闹心,美英合伙欺负人。谢谢! 

黑土:欺负人你谢它干啥玩意。 

白云:不礼貌么, 

崔永元:这叫什么谈话啊,整个一个赛诗会呀。大叔大妈呀,今天过春节,过春节的时候就不说那些让人心烦的事儿。咱说点高兴的事儿。 

黑土:你看着没,我搁家我就告诉她我说你写这段不行,海湾那事儿那联合国安南都管不了你操那心干啥玩意~~~ 

白云:那你说吧~~~ 

崔永元:那大叔说,说说大好形势, 

黑土:各位领导,同志们, 

崔永元:要做报告呀? 

黑土:这么说不行么? 

崔永元:啊,行,您说吧~~~ 

黑土:大家好!九八九八不得了,粮食大丰收,洪水被赶跑。百姓安居乐业,齐夸党的领导。尤其人民军队,更是天下难找。国外比较乱套,成天勾心斗角。今天内阁下台,明天首相被炒。闹完金融危机,又要弹劾领导。纵观世界风云,风景这边更好!多谢! 

(乐队奏乐)(坐在地上) 

崔永元:大叔!摔着了吧!哎呦,快起来~~~ 

黑土:往前迈两步,忘了—— 

白云:没事儿~~~ 挺成功, 

黑土:成功么?…… 丢人了? 

白云:没~~~ 

崔永元:大叔大妈呀,这个谈话节目呢,它实际上就是说话,就是聊天,就是唠嗑,就是你们东北坐在炕上唠嗑,您在家什么样啊,在这儿就什么样。别紧张,好不好? 

黑土:那你放松的事儿~~~ 你早说呀,早说早明白了~~~ 

(脱鞋、盘腿)(乐队奏乐) 

白云:你把那鞋穿上, 

黑土:告诉放松呢! 

白云:让放松精神你放松脚干啥呀,臭的~~~ 别了,汗脚~~ 

黑土:脱鞋不行是噢? 

崔永元:啊~~~ 行行行~~~ 

白云:不礼貌呢~~~ 

崔永元:大叔大妈我问一句噢,您就~~~ 没看过我们这个节目吧, 

黑土:看过,你不姓崔么,实话实说那个, 

崔永元:对呀,恩, 

白云:你不叫崔永元么, 

崔永元:对, 

白云:俺们村人可喜欢你了, 

崔永元:真的啊? 

白云:都夸你呢,说你主持那节目可好了, 

崔永元:这么说的呀! 

白云:就是人长的坷碜点~~~ 

(乐队奏乐) 

黑土:你咋这样呢! 

白云:说实话么, 

黑土:你瞎说啥实话~~~ 对不起,她那不是这个意思,我老伴说那意思是都喜欢你主持那节目,哎呀,全村最爱看呐,那家伙说你主持的有特点,说一笑像哭似的。 

(乐队奏乐) 

黑土:不是,一哭像笑似的~~~ 

崔永元:他们村都这么夸人啊他们村, 

白云:还说你—— 

崔永元:行了行了~~~ 别说了,咱还是说您二老吧,我现在呢我把问题提的细一点,你们是哪一年结的婚? 

黑土:我们相约五八, 

白云:大约在冬季。 

崔永元:这好不容易不念诗了,又改唱歌了。当时谈恋爱的时候是谁追的谁呀? 

黑土:嘿嘿~~~ 

白云:这事儿,你看别说了~~~ 

崔永元:这属于个人隐私, 

黑土:其实小崔你应该有这种眼力,当时——我用现在话说,小伙长的比较帅呆了,追的我。 

白云:你咋不实话实说呢?你让大伙瞅瞅你那老脸长的跟鞋拔子似的我能上赶子追你呀? 

黑土:这么不会审美呢, 

白云:怎地? 

黑土:这叫鞋拔子脸那?这是正宗的猪腰子脸! 

(乐队奏乐) 

崔永元:还不如鞋拔子呢。 

白云:我年轻的时候那绝对不是吹,柳叶弯眉樱桃口,谁见了我都乐意瞅。俺们隔壁那吴老二,瞅我一眼就浑身发抖 

黑土:哼~~~ 拉倒吧!吴老二脑血栓,看谁都哆嗦! 

崔永元:大叔啊,大叔这么说不对,其实大妈现在看上去都挺精神的, 

白云:现在不行了,现在是头发也变白了,皱纹也增长了,两颗洁白的门牙去年也光荣下岗了~~~ 

黑土:哈哈哈~~~ 这词儿整的~~~ 

崔永元:知道这下岗还用这儿了还。大叔大妈呀,我一个一个问得了。先问大妈吧 

白云:问我呀? 

崔永元:大妈呀,当时大叔他是怎么追的你? 

白云:他就是~~~ 主动和我接近,没事儿和我唠嗑,不是给我割草就是给我朗诵诗歌,还总找机会向我暗送秋波呢! 

崔永元:暗送秋波呢 

黑土:别瞎说,我记着我给你送过笔,送过桌,还给你家送一口大黑锅,我啥时给你送秋波了?秋波是啥完应? 

崔永元:秋波是青年男女—— 

白云:秋波是啥完应你咋都不懂呢这么没文化呢, 

黑土:啥呀? 

白云:秋波就是秋天的菠菜。 

黑土:噢! 

(乐队奏乐) 

黑土:送过,年年都送。 

崔永元:我今天第一次听说秋波是这么回事。大叔啊,光送菠菜不行。人家谈恋爱的时候都得送那象样的定情物,你想想有没有。 

黑土:呵呵呵,说这事儿还有点儿历史。你说呗~~~ 

白云:我说吧, 

崔永元:大妈说, 

白云:俺俩搞对象那钱儿吧,我就想送他件毛衣,那钱儿穷,没钱买;赶上呢我正好给生产队放羊,我就发现那羊脱毛,我就往下蚝羊毛。晚上回家呢,纺成毛线,白天一边织 毛衣,一边放羊,一边再蚝羊毛。结果眼瞅着织着差俩袖了让生产队发现了,不但没收了毛衣,还开批斗会批斗我,那钱儿不是有个罪名叫—— 

崔永元:挖社会主义墙角! 

白云:是,给我定的罪名就叫蚝社会主义羊毛。 

(乐队奏乐) 

崔永元:这罪过不轻啊, 

黑土:她心眼儿太实,你说当时放了五十只羊,你蚝羊毛偏可一个蚝,蚝的这家伙像葛优似的谁看不出来呀? 

崔永元:我听出来了,这个定情物实际上就是没送成,那结婚的时候就得有象样的彩礼,有没有? 

白云:说出来都不怕大伙笑话,他家穷的管啥完应没有, 

黑土:别巴瞎,当时还有一样家用电器呢! 

崔永元:还有家用电器呀? 

黑土:手电筒么! 

崔永元:诶呀,也没有什么象样的定情物,也没有什么象样的彩礼,但是你看大叔大妈风风雨雨这么多年,过的挺好,我觉得就是这个一如既往的劲儿啊,就值得我们年轻人学习,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黑土:嘿嘿,别向我们学习,俺俩感情出现过危机。 

崔永元:以前? 

黑土:现在。 

崔永元:怎么回事儿? 

黑土:改革开放富起来之后,我们俩盖起了二层小楼。这楼盖完了屋多了突然跟我提出来要分居,说搁一个屋谁耽误她学外语,完事呢说这个感情这个东西是距离产生美。结果我这一上楼,距离拉开了,美没了!天天吃饭啥的也不正经叫我了,打电话,还说外语“Hello哇,饭已OK了,下来咪西吧! ” 

(乐队奏乐) 

白云:你咋不实话实说呢?我为啥跟你分着居呀? 

黑土:你心眼儿校 

白云:你一天到晚瞅都不瞅我一眼,天天搁电视机跟前等着盼着见倪萍,我不说你拉倒吧 

黑土:说那啥用啊,那赵忠祥一出来你眼睛不也直吗? 

白云:赵忠祥咋地,赵忠祥是我的心中偶像。 

黑土:那倪萍就是我梦中情人,爱咋咋地! 

崔永元:大叔,这么说不对~~~ 

白云:不拍了!当这些人呢你说这完应干啥啊! 

崔永元:都少说两句。 

黑土:错了,行不?都录象呢! 

白云:小崔,这咕噜掐了噢,别播。 

崔永元:这咕噜掐了,别播~~~ 

白云:都这么大岁数了~~~ 

黑土:不你提起来的么! 

白云:没文化呢! 

崔永元:二老都这么多年了,风风雨雨这么多年了,为了看个电视,我觉得不值得。 

黑土:可不是咋的,后来更虢了,这家伙把我们家的男女老少东西两院议员全找来了开会,要弹劾我。 

崔永元:事儿还闹大了! 

黑土:恩,后来经过全家人的举手表决,大家一致认为我 

崔永元:您是对的! 

黑土:给人赔礼道歉。 

崔永元:赔礼道歉这段呀,一定要让大妈讲。您肯定记着那天是怎么回事儿, 

白云:去,我跟小崔说。 

黑土:说就说呗! 

(推一下黑土) 

白云:有一天晚上,咣咣凿我房门,我一开门木头桩子似的两眼直钩盯着我,非要给我朗诵首诗。 

黑土:别说了~~~ 

白云:“啊,白云,黑土向你道歉,来到你门前,请你睁开眼,看我多可怜。今天的你我怎样重复昨天的故事,我这张旧船票还能否登上你的破船! ” 

(乐队奏乐) 

崔永元:大叔啊,后来怎么样了? 

黑土:涛声依旧了~~~ 

(乐队奏乐) 

崔永元:你看啊,咱们今天呢先说受苦,说着说着又说打架,我觉得是这个话题呀,起的太沉重。下面咱们换个话题,畅想一下美好的明天! 

白云:那,我先畅想呗, 

崔永元:您先畅想, 

白云:我都畅想好了,我是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走在春风里,准备跨世纪。想过去,看今朝,我此起彼伏。于是乎我冒出个想法。 

崔永元:什么想法? 

白云:我想写本书。 

黑土:哎呀,打祝拉倒吧,看书都看不下来写啥书啊 

崔永元:大叔啊,现在出书热,写一本也行, 

白云:是,人倪萍都出本书么叫《日子》,我这本书就叫《月子》! 

黑土:竟能吹牛啊,你要写《月子》我也写本书,《侍侯月子》,吹呗。 

崔永元:越说越不对劲了。大妈您慢慢的构思,慢慢写这本书。大叔要么您说,您现在最想干的事儿是什么? 

黑土:我觉着我们俩现在生活好了,越来越老了,余下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过去论天过,现在就应该论秒了,下一步我准备领她出去旅旅游,走一走比较大的城市,去趟铁岭,度度蜜月。 

白云:我就寻思度蜜月之前我得先美美容,把这俩门牙装上,装个烤瓷的, 

崔永元:高级的, 

白云:恩,然后在整整容,做个拉皮儿, 

黑土:我拍个黄瓜。 

崔永元:您要是弄个拉皮儿,拍个黄瓜,我就只能烫壶酒了。说着说着下酒菜都出来了。其实我听得出来,大叔大妈呀,是想永远年轻,那就让我们一起,祝大叔大妈永远年轻,生活幸福! 

(乐队奏乐) 

崔永元:在我们这次节目结束的时候,按照惯例,我们要请每一位佳宾,每个人用一句话,再总结一下自己的内心感受。大妈先来? 

白云:就剩,一句啦? 

崔永元:一句话。 

白云:发自肺腑的呀? 

崔永元:对,发自肺腑的。 

白云:我十分想见赵忠祥。 

黑土:拉倒吧!干啥完应! 

崔永元:人家让说发自肺腑的吗! 

黑土:这么丢人呢!没正事儿呢!让你说一句话你说这干啥完应,丢不丢人!不说点关键的! 

崔永元:大叔要么您说,一句话。 

黑土:我也剩一句啦? 

崔永元:啊,一句话,对。 

黑土:来钱儿的火车票谁给报了。 

(乐队奏乐) 

崔永元:感谢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咱们下周实话实说,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