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你别吃了。你说你这么会儿工夫你吃三盒儿了,你整得人家演播大厅到处都韭菜味儿,不爱跟你出来,你说,你这档次太低了。 

唉!你记住啊,待会儿录节目的时候,你少说话,听着没?你别像搁铁岭台似的,啥实话都往外嘞,那多丢人哪,埃 你就看我对付他,行不?别吱声,行不?乖,埃 

唉!你说这小崔咋还不来呢?太不拿人当腕儿了!搁铁岭台人家等咱俩小时,这中央台得瑟的你说,这玩意…… 

崔永元:哎呀!对不起大家,对不起啊,来晚了,对不起。昨天晚上,没睡好觉,你知道吗。哎哟!大妈大叔都来了! 

白云: 来了。 

崔永元:您好啊,大妈。 

白云:啊,你好。 

崔永元:您好,大叔…… 

白云:哎呀,你赶紧开始吧,啊,俺们底下还俩栏目儿呢,啊,这都,出来一趟,这北京台、天津台,这都得给点儿面子。赶紧说你那开场白吧。快开始吧,埃 

崔永元:比我还熟呢。各位朋友,欢迎收看“小崔说事”…… 

黑土:嗝! 

崔永元:六年前,我采访过一对儿来自东北的老夫老妻,那…… 

黑土:嗝! 

崔永元:六年过去了,他们有什么变化呢?今…… 

黑土:嗝! 

崔永元:我今……我 

黑土:好了。 

白云:戗风了,你接着吧,说你的。 

崔永元:哎,我都不知道我说什么好了我都。 

白云:你说你这主持人当得,你这应变能力太差了,几个嗝儿就把你给打蒙了。这么的吧,你坐下,我先采访你几句儿。 

崔永元:行。 

白云:怎么的小崔,六年没见,听说你抑郁了? 

崔永元:这事儿都传铁岭去了? 

白云:好点儿没? 

崔永元:好多了! 

白云:你就别装了,你搁你大叔大妈这你装啥玩意儿你这?都写你脸上了。 

黑土:是啊,过去你那张脸就哭笑不得的,现在跟紧急集合的似的。 

崔永元:他们铁岭还这么夸人呢。 

白云:拿礼物,过节了,给你带个纪念品,你这小辈儿的你说……(黑土拿出饭盒)啥玩意儿这是,真是的你这人儿……(黑土拿出书)相当有纪念意义。 

崔永元:哎哟,大妈这《月子》都出版了。 

白云:看扉页。 

崔永元:哎。 

白云:扉页。 

崔永元:“谨以此书送给闹心的小崔,愿你看完此书……一觉不醒,白云大妈雅正。”谢谢! 

白云:还有呢!还有呢!你拿……你给。(黑土拿出手绢) 

崔永元:哎哟,大叔!这不是那二人转的手绢吗? 

黑土:看扉面儿。 

崔永元:“转一转,摇一摇,天天锻炼准睡着,黑土雅正。”谢谢大叔大妈,你看还给我带礼物,谢谢您。 

黑土:好几年没见了,你大妈就合计你说带点啥好给孩子……(看白云,回自己座位) 

白云:哎呀,俺们呀,就是揪心你这没有觉埃 

崔永元:哎呀,大叔大妈还关心我这睡觉问题哈。你们二老睡眠质量怎么样? 

黑土:我沾枕头就着,呼呼的。 

白云:没心没肺的人睡眠质量都高。 

崔永元:是啊,像我这小心眼儿的才睡不着呢。 

白云:没说你。 

崔永元:啊,大叔啊,您这六年快乐吗? 

黑土:快乐!我天天唱二人转,跟十来个老娘们……(白云瞪黑土) 

白云:他搞他的民间艺术,我整我的出版物。生活上俺们互相关心,事业上互相帮助,怎么跟你形容呢…… 

黑土:凑合过呗,还能离咋的? 

崔永元:其实啊,我都听说了,大叔大妈感情上出了些问题。 

白云:绯闻,绝对的绯闻,没有新闻的领导不叫领导,没有绯闻的名人那算不得名人,做人难,做女人难…… 

黑土:做一个名老女人……难 

崔永元:大家都看到了吧,这大叔是一肚子实话说不出来啊,幸亏我还准备了一招。哎,咱换个方式,大叔大妈。我问大叔的时候大妈把这耳机戴上,问大妈的时候呢,大叔把这耳机戴上。好不好?听听音乐,放松放松。 

白云:给他扣上。 

崔永元:来,戴上。 

黑土:(戴上)哎呀呀(摘下),这声儿太大了! 

白云:叫你扣上你扣上,你咋那么多话呢?嘿嘿,问吧,崔。 

崔永元:哎,大妈,你们这次到北京时怎么来的? 

白云:俺们……搭专机来的。 

崔永元:那太贵了,那我们报不起。 

白云:不用报,都小钱儿,现在,有钱,瞅这穿的,相当有钱,嘿,太有钱了,哎呀,这都是挺贵呀…… 

崔永元:您这是貂皮! 

白云:错!貂绒。 

崔永元:特别贵吧? 

白云:不贵,四万。 

崔永元:四万还不贵啊?大妈真舍得给自己花钱! 

白云:女人嘛,对自己下手就要狠一点儿。 

崔永元:那我再问问大叔? 

白云:行。 

崔永元:您听听音乐。 

(摘下黑土耳机) 

白云:问你了,该你了。 

黑土:这声儿挺大的。 

崔永元:大叔啊,听说你们这次到北京是搭专机来的? 

黑土:啊,是搭拉砖拖拉机过来的。 

崔永元:那得多冷埃 

黑土:穿得多啊,这都扛风,你看她这衣服。 

崔永元:大妈这衣服挺贵的吧? 

黑土:老贵了!四十一天租的。 

崔永元:租的?怎么样?有效果吧?还得这么问。啊,我再问问大妈。您听听音乐。 

白云:这底下咋都笑呢?我看这里有事儿,你看我点儿手势。 

黑土:明白。 

白云:你问吧,崔。 

崔永元:大妈,咱说说您这书吧。 

白云:书啊? 

崔永元:嗯。 

白云:说书那可有的说了。那,从哪儿说起呢? 

崔永元:就从,签字售书说起吧。 

白云:签字售书啊? 

崔永元:埃 

白云:签字售书那天那家伙那场面那是相当大呀!那真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呀。那把我挤桌子底下去了,那一摞儿书都倒了。 

崔永元:噢。那我再问问大叔? 

白云:行。问你,我那书、书。 

崔永元:啊,大叔啊,大叔啊,大妈签字售书那天,您也在现场吧? 

黑土:没签字售书埃 

崔永元:没有吗? 

黑土:全白送的么! 

崔永元:那,大妈刚才说“人山人海”? 

黑土:哎呀妈,一听说白送的全乡都去取书去了,回去全糊墙了,那家,是左一层右一层,左一层右一层,后来,上厕所一看,还有这么厚一摞儿书呢。(二老击掌) 

崔永元:大妈,把耳机给我吧。 

白云:智商相当高。 

黑土:对。 

崔永元:是这么回事啊,刚才呀,我问大叔大妈问的是同样的问题。 

白云:是! 

崔永元:可是你们俩回答呀…… 

白云:嗯。 

崔永元:一点儿不一样。啊,我戴上耳机听听音乐,你们自己对一对埃 

白云:不,怎么的,你怎么说的?咱怎么来的? 

黑土:坐拖拉机过来的。 

白云:我这衣服呢? 

黑土:四十一天租的。 

白云:我那书呢? 

黑土:我都按你那比划的,你不说全糊墙了吗,最后厕所还有看书啥的。 

白云:说了不让你啥实话都往外嘞,你咋记不住呢? 

黑土:那你没办法,他那玩意儿给扣住了。这孩子学坏了呢!我说他两句儿去。小崔呀。 

(崔永元摘耳机) 

黑土:你戴上。(竖拇指)你学坏了你呀,你这招儿太阴了!你不怪睡不着觉,心眼儿太多了你,该,啊! 

崔永元:啊,谢谢啊! 

白云:他们主持人都这样儿!这么的吧,从现在开始你一声儿不许吱,一声儿都不吭,听见没,记住没?说话呀! 

黑土:你不不让说话吗?! 

白云:跟你合作太难了,你说,这辈子没有过默契!崔呀,摘了吧。 

崔永元:哎(摘耳机)。 

白云:咱接着唠。 

崔永元:好!那我就,再问大叔一个问题。 

(黑土向崔永元示意不能说话) 

崔永元:啊? 

白云:嗯? 

崔永元:啊,怎么了大叔啊?(黑土捂着嘴) 

白云:啊,他胃疼。说你胃疼呢。 

(黑土捂肚子) 

白云:这咋还下垂了呢? 

黑土:(捂着胃)胃在哪儿呢? 

崔永元:啊呀,大妈您家教真严哪!您让大叔哪疼他就哪疼埃 

白云:没有,他,身体不舒服,你问我呗。 

崔永元:我刚才看了您这书啊,第一章,就叫《回家》。说的就是上次做完节目回铁岭的时候,那场面,特别壮观吧? 

白云:那怎么叫“特别”壮观呢?那是“相当”壮观哪!那家伙,那场面大的,那真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那…… 

黑土:小崔我求求你,我把这玩意儿戴上吧! 

白云:(摘下耳机)我说的都是假的是不? 

黑土:真的。 

白云:你听不下去是不? 

黑土:能。 

白云:那你扣它干啥呀?! 

黑土:胃疼。 

白云:咋这么烦人呢你说?崔,你接着问,埃甭理他,没见过世面。 

崔永元:我知道,其实大妈成了名人以后见世面挺多的,参加的活动很多吧? 

白云:那是“相当”多。一天到晚,俺们就是到处演出,四处演讲,还给人剪彩。 

崔永元:出场费也不少吧? 

黑土:她八十,我四十。 

白云:都税后。 

崔永元:那都给哪剪彩呀? 

白云:都是,大中型企业。 

黑土:大煎饼铺子、铁匠炉啥的。 

白云:碍…俺们那圪垯有个挺老大个养鸡场,那都是我剪的。 

黑土:是,她剪完就禽流感了,第二天。当时,死了一万多只鸡,最后送她个外号,叫“一剪没”。 

白云:那不说话能憋死你不?能憋死你不?! 

黑土:我能憋疯。 

白云:怎么那么烦人呢你说你这人…… 

黑土:说点儿实话…… 

白云:我不稀得说你那些事儿就拉倒了你,给你留着面子。(向崔永元)我不稀得说他!你说就他吧,就好给人出去唱歌,你这嗓子能唱吗?那天呢,就上俺们敬老院给人家唱去,拢共底下坐着七个老头儿,他“嗷”一嗓子喊出来,昏过去六个。 

崔永元:那不还有一个呢吗? 

白云:还有一个是院长,拉着我手就不松开,那家伙可劲儿摇啊,“大姐呀,大哥这一嗓子太突然了,受不了哇,快让大哥回家吧,人家唱歌要钱,他唱歌要命啊! ” 

黑土:你好!你得得瑟瑟还上精神病院给人讲演去了。 

白云:嗯。 

黑土:讲一天一宿。 

白云:怎么的,精神病都出院了。 

崔永元:有效果。 

黑土:大夫疯了。 

白云:哪大夫疯了,我问你? 

黑土:崔大夫就疯了。 

白云:哪崔大夫?! 

黑土:就小崔大夫。 

白云:怎么说话那么不负责任呢你说你……崔啊,千万别吃心,他没说你。说话这么……这老年痴呆呢,出门儿忘吃药了你。崔,咱接着唠,唠文学方面的,省着他插嘴。怎么那么烦人呢你说你…… 

崔永元:那,那大妈,咱就还说说您这书? 

白云:嗯。 

崔永元:我听说您那个《月子Ⅱ》正在创作当中。 

白云:还有十万多字就截稿儿了。 

黑土:哎呀妈呀~~~~ 

白云:怎么的?! 

黑土:胃疼。 

白云:忍着!!(向崔永元)你问!! 

崔永元:哎哟!(书掉地上) 

白云:问吧,崔。你接着问。 

崔永元:我听说,那个,读者特别期待? 

白云:怎么说“特别”期待呢?那是“相当”期待呀!那家伙,那,看完《月子I》就想看《月子Ⅱ》,都搁那憋着呢。 

黑土:那,这话是真的。那憋得是“相当”难受啊!那村长啊,就上俺家就堵着门儿就告诉你:“别让你媳妇儿遥哪乱走了,赶紧写《月子Ⅱ》吧,村头厕所可没纸了。” 

白云:小崔,我恳请你们中央电视台封杀我,走了,不录了。 

崔永元:哎,大妈怎么又走了? 

黑土:干啥呢? 

崔永元:别吵,别吵,又走了? 

白云:你说干啥呀?你说我本来还想指着这节目再火一把呢,这家伙让你给扒得……都直播出去了,都看着呢! 

崔永元:没事儿,这节目收视率低。 

白云:低也不行啊,我白云大小也是个名人儿,走了。 

黑土:走吧!得瑟什么玩意儿你?!你白云什么名人儿,那就是个人名儿!你说你咋这样儿呢?!你这就,录完一回“实话实说”,你咋这就把你祸害成这样呢,啊?咱就是农村小老头儿小老太太,咱写啥书啊?小学还没毕业呢就写书啊!你看这家七天憋出六个字儿。 

白云:怎的? 

黑土:都不爱说你,你就老老实实儿就得了呗。你这活得多累,你这样儿啊?你飘吧,你说不上哪天风大,把你这块儿云彩飘走了。 

白云:怎么的?你黑土有能耐也飘埃 

黑土:我飘起来是沙尘暴。你走吧,埃崔啊,对不起噢。 

崔永元:没事儿。 

黑土:你大妈已经不是你六年前那大妈了,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 

崔永元:怎么听着那么别扭? 

黑土:你别别扭。不剩最后一句了么,大爷给你录,好不好?你坐着吧,我说。 

白云:最后一句话我还想好了呢,还没说呢,我也说,怎么的? 

黑土:你不走吗? 

崔永元:哎呀,你看哪,本来这节目收视率就低,你说要把这播出去,那收视率“相当”高了就。哎,大叔大妈呀,我们这节目改了,结尾它不是每人一句话了,它是才艺表演。你看,二人转这扇子我都给你们准备好了,一人一把,这是您的。 

白云:我不要,都给他! 

黑土:“作家”,不能要这玩意儿。 

崔永元:才艺表演吗,您……您看我给你带个头儿,二人转的手绢儿。(鼓弄手绢) 

黑土:你这才艺表演擦玻璃呢?这玩意儿它也不应该是那么个事儿。它应该是这么回事儿,这就接住,你看。(表演手绢) 

崔永元:嘿! 

黑土:你看看,看看。这玩意儿吧,撇出去,接回来。 

崔永元:嘿,好。哎,咱欢迎大叔给咱来一段二人转好不好啊? 

黑土:我没带人儿。 

崔永元:大妈在呢么。 

黑土:她不能唱。 

白云:也没人请我呀。 

崔永元:请请。 

黑土:老蒯。(递扇子) 

白云:小样儿。 

黑土:你干啥去啊? 

白云:换衣服。 

(表演二人转) 

黑土:老伴儿啊! 

白云:干啥? 

黑土:快来呀! 

崔永元:来,给大叔大妈加加油! 

黑土:快来,好些年没唱了! 

白云:唱好喽,走着。 

(唱) 

白云:正月里来迎春花儿开埃 

黑土:白云黑土来到了电视台呀。 

白云:说起了以往的事儿, 

黑土:唠不到一块儿。 

白云:他说黑我说白, 

黑土:她装相我拆台呀。 

白云:当着小崔抹不开啊, 

黑土:实话不敢说出来呀。 

白云:黑土:嘚儿啦喂哟咿儿哟埃 

崔永元:本来都挺实在的, 

黑土:为啥你出点小名儿, 

白云:黑土:人就飘起来啊,嗯哎哎哎哟。 

白云:开水它不响, 

黑土:响水它没开呀。 

崔永元:捅破了窗户纸把嗑儿唠明白。 

白云:本本分分, 

黑土:实实在在。 

白云:黑就是黑, 

黑土:白就是白。 

崔永元:黑白不能倒过来呀。 

白云:黑土:困了你就赶紧睡,睡好了你就醒过来吧。嘚儿啦喂哟咿儿哟啊,嘚儿啦喂哟咿儿哟啊 

白云:祝愿大家, 

白云:黑土:轻轻松松乐乐呵呵健健康康痛痛快快,奔向人生大舞台呀。嗯哎哎哎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