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大床,有着这世上最柔软的枕头和最温暖的被子。          

       当然,还有人,两个人。          

       一个是男人,另一个是女人。   

       一个健康的男人和一个健康的女人,他们在一起会做些什么呢? 

       他们拥被而坐,每个人捧着一本书。              

       温暖的灯光照在他手中的书上。      

       他的手修长,看得出这是一双保养的很好的手,这双手的主人一定很爱惜他的手。 

       现在,这双手正翻着一本书:          

       《天涯.明月.刀》。              

       温暖的灯光照在她手中的书上。 

       她的手也很修长,看得出这是一双天生就美丽的手,没有一个人会知道这双手的主人每天都要干很多家务活。现在,这双手正翻着一本书: 

        《七杀手》              

       这些书是她今天下午刚在一家特价书店翻出来的,她找遍了126个书架,搬开了437撂书,付给了书店老板50角人民币才得到的。    

       他们最喜欢的娱乐之一,就是从这个人的书中不断地寻找那些“经典“的句子,朗读给对方听。        

       现在轮到她了。              

       她忽然问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种能用脚发出去的暗器?”   

       他道:“好象听说过。”       

       她道:“你有没有脚?”       

       他道:“好象有。”       

       她道:“这就够了。”       

       他道:“这就够了?”       

       她道:“我正好有这种暗器,你正好有脚。”             

       他仰天大笑,她捶着床笑。这确实是最好的娱乐之一。        

       突然,她的笑声停了下来。她看到了一件本来绝不应该看到的事。 

       她道:“你看到没有,厕所的灯没关?”

        他道:“我不是瞎子。”       

       她道:“是你最后用的厕所,一定是你忘了关。”         

       他不说话,低下头,很仔细地看那本《天涯.明月.刀》。 

       她道:“你不要抵赖。这个屋子只有两个人,既然不是我,那只有一种可能,是你。”       

       他道:“既然你这么认为,那就是我。“他没有动,连眼皮也没有抬一下。          

       她道:“你不能起来把灯关了?”     

       他道:“不能。”       

       她道:“莫非你想让我去关掉它?”       

       他道:“你猜的不错。”     

       她道:“你认为我会去吗?”     

       他道:“会的。” 

       她道:“你开的灯,而我却要下床把它关了,你不认为这整件事很可笑?”

       他道:“是很可笑。可是你非这么做不可。”   

       她道:“为什么我非这么做不可?”     

       他道:“因为电费从你工资里扣。”     

       她道:“你这么有把握?”       

       他道:“我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       

       她叹了口气,忽然笑了。没有男人能够抵挡这样娇媚的笑容,除非是个瞎子。他当然不是。 

       她柔声问道:“能不能给我个更可以接受的理由?”     

       这句话还没说完,她就突然出手。         

       只要一招。一招。就足以将对方制祝 

       这一招她已练过四年五个月零二十八天,她完全有把握相信这间屋子里没有任何人可以抵挡得了这一招。         

       可这一次她错了。         

       笑容在她的脸上渐渐凝固,一只手,一只修长而有力的手扼住了她的咽喉。         

       她一直以为没有人比自己出手更快,没想到这次却碰到了例外。        

       他掐着她的脖子,狞笑着道:“因为你抢了离厕所近的那半边床!我早就想换了! ”     

       此后,在这间屋子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一直是江湖中数百年来无人知晓的谜。       

       因此,如果你想知道最后是谁把厕所的灯关掉的,我只能告诉你:屋子里只有两个人,一个人把另一个掐死了。          

       而死人是不能关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