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怀第四胎时,邻居家的母狗也将临产。心想现在也许是解释小孩是怎么来到世界上的最好时机,于是我带着3个儿子去观看母狗生产,几个月以后,我分娩了,丈夫带领儿子们来医院看他 

们的小弟弟。当我们都站在育儿室窗前向内看时,3岁的儿子问我,“这些全是我们家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