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的怪癖

所谓怪癖的划分标准,其实也因人而异,我把我不理解的事情就称为“怪癖”,例如我对油炸臭豆腐的痛恨超过一切耳熟能详的丑行,但是偏偏有些人围着摊子吃的不亦乐乎。怪!所总结的关于医生的一些职业习惯,大抵也就是这个数量级。

一、洗手。

相当一部分医生有洗手过勤的毛玻比如我一个普外的朋友,他的特点是看完一个表抗阳性(HbsAg )的病人必须洗一次手,为此已被患者投诉n次,罚款逾千元,仍痴心不改。当然可以理解为医生有洁癖,但怪就怪在医生并不卫生,因为我不止一次看见一个大手术完毕,主刀的教授根本不洗手,甚至连手套也没摘就抓起面包大啃。

二、搔痒。

首先要澄清医生这个群体发生皮肤病的几率决不会高于普通人,事实上,大多数医生也不会动辄撩起白大褂搔痒。痒这件事,最大的魅力就是发生在坚决不能搔时,例如你披挂整齐,严格遵照无菌术的规范剪了指甲,刷完三次且泡完三次手臂,穿上了手术衣、带上手套,自己的手臂、前胸变成了神圣的无菌区之后,立刻痒痒就来了。多数是前额有一缕头发跃跃欲试从手术帽里钻出来,这种情形比较好办,招呼个护士就搞掂啦!比较糟糕的是后背、肩胛骨周围的痒,除了手指甲或类似的尖利器具无法化解,那就惨了,因为非但你的手是禁地,别人的隔衣搔痒也很难解决问题——说不定搞得更痒,知道手术室医生的常规解决办法么?呵呵,蹭!是啊,就是两个人眼神一递,然后就背对背开蹭!

三、说话。

马季有个相声是说医生吃饭聊天的职业病,虽然较夸张,但是也确有类似事件。比如上次,我们几个朋友在一家小饭店吃饭,席间一个朋友夹起一块肝,对另一个说:你说,这是肝左叶还是右叶?

另一个也不含糊,研究一会,肯定地说:左叶!你看门静脉的分支走行角度比较平直,这是肝左叶的特点。

然后他夹了块肥肠,问那个,你说这是哪段肠管? 

前者回答:这是乙状结肠,脂肪成分不多、粘膜光滑,TMD这家饭店蒙人!用乙状结肠冒充直肠卖给我们,老板!

老板没过来,旁边桌一个哥们儿脸色苍白地来了:求求你们,你们这桌我结了,别聊这个了成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