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女子,一向水性扬花,终于有一天她要结婚了,结婚前她来到医院对妇科大夫说:“我的未来丈夫是个细心的人,他肯定要检查我是否是处女,有什么办法吗?” 

大夫想了半天,突然拍了一下大腿说:“有办法了,做耳膜移植手术。” 手术很成功,洞房之夜没出任何问题。 可是,几天后新郎却来到医院对医生说新娘得了羞于启齿的怪玻医生问新娘有什么症状, 

新郎道:“我跟她说悄悄话,她不是伸过头来,而是抬起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