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富商对他的医生说:“我们相识多年了,我觉得每次以现金付你医疗费,简直像是种侮辱,所以我决定在我的遗嘱里赠你一笔可观的遗产。” 

医生说:“好极了,不过请把刚刚我开给你的药方给我一下,我想改变其中几种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