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厨师偷油,把油炼好灌在大肠内,趁大肠未热,围在腰内,用衣遮盖急忙来到二门准备回家,恰遇主人的女儿回门走进。大肠以透热烫人,厨师只好挨着疼,躲在一旁。女儿一见其母,眼中落泪。其母说:“我的心肝,你想死我了。”厨师在旁实在忍不住了,随声说:“我的大肠,你烫死我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