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出期不意的回到家,看到床边的烟灰缸仍有冒着烟的雪茄,满腹狐疑的瞪着那根雪茄,对着缩在床头抖缩的妻子咆哮:“这从那里来的?” 

一阵沉寂之后,从衣橱中传出发抖的男人的声音:“古巴… ”